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理事長曾培炎,應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先生邀請,於2月27日中午抵台訪問。此行除有「國經中心」秘書長魏建國、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周文重陪同外,亦有中石化集團董事長傅成玉、東風汽車公司董事長徐平、中遠集團董事長魏家福、中國銀行行長李禮輝與華泰證券總裁周易等企業家隨行。

        首日行程主要拜會蕭榮譽董事長,並與我方主要工商領袖交流。對話在十分友好、融洽氣氛下進行。雙方除就兩岸經貿合作的問題、思路與挑戰交換意見外,也對共同關切議題與兩岸企業家論壇交換意見,提出各自見解。與會成員都認為:這次對話是一次具有積極功能與務實設想的交流。尤其是在兩岸企業共同協力合作開拓國際市場、共同發展品牌、民族經濟,以及擴大開放大陸金融市場取得更多共識。未來雙方將在:共同研發、人才培育、開拓國際市場、投資參股、智財權保障五方面共同努力。

        此次台方參與會見的企業家領袖包括:工總許勝雄董事長、商總張平沼董事長、工商協進會駱錦明董事長、國光生技公司詹啟賢董事長、華新麗華公司焦佑倫董事長,以及中小企業協會李成家榮譽董事長。

本基金會此次邀訪計劃,主要是以民間身份,進行兩岸高層次經貿合作戰略對話。未來將透過兩岸企業家峰會平台,期望能在落實合作、開創商機、互利互惠、強化保障的思路下,依據政府兩岸經貿政策,開展穩健、務實與有序的經貿交流互動。

 

本(102)年1月29日全國工業總會、覺性地球協會,於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「幸福企業論壇」。論壇邀請不丹前總理肯贊˙多傑擔任主講人,本基金會榮譽董事長、前副總統蕭萬長受邀擔任貴賓,並就「不一樣的台灣˙幸福加值島」為題發表演講。
前副總統蕭萬長於致詞時表示,世界各國都以GDP數字做為經濟成長指標,但一個國家的人均GDP與人民幸福感,卻往往不能畫上等號,政府應在拚經濟與給人民幸福之間找到平衡點,力拚有感經濟,需建立在是否給人民幸福。

個人經歷

蕭萬長
1939年1月3日生 臺灣省嘉義市人 已婚 三女

學歷

1965年    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碩士班畢業
1982年     美國喬治城大學領導人員研習會研究
1985年     美國艾森豪獎學金得主赴美研究
1999年    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公共服務榮譽博士
2000年     泰國蘭實大學榮譽哲學、政治學及經濟學博士
2001年     韓國成均館大學榮譽經濟學博士
2004年     國立嘉義大學榮譽管理學博士
2012年    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名譽哲學博士
2014年     國立政治大學名譽國際關係學博士

經歷

1966年~1969年      外交部駐吉隆坡總領事館副領事
1969年~1972年      外交部駐吉隆坡總領事館領事
1972年          外交部亞太司科長
1972年~1974年     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第四組副組長
1974年~1977年     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第四組組長
1977年~1982年     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副局長
1982年~1988年     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局長
1988年~1990年     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
1988年~1989年     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
1989年~1990年     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組織工作會主任
1990年~1993年      經濟部部長
1993年~1993年      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
1993年~2000年      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
1994年~1995年      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
1996年~1997年      立法委員
1997年~2000年5月      行政院院長
2000年5月~2007年6月   財團法人中技社最高顧問
2000年6月~2005年3月   中國國民黨副主席
2001年8月~2003年8月   國立政治大學及輔仁大學兼任教授
2001年3月~2008年4月   財團法人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董事長
2002年7月~2007年7月   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
2008年5月20日~2012年5月20日  中華民國第十二任副總統
2013年7月                      兩岸企業家峰會理事長

       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日,蕭萬長從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連戰手中,接下行政院長印信,成為中華民國第十四位閣揆,也被媒體稱為第一位在台灣土生土長的「布衣閣揆」。短短幾個月內,蕭萬長以他的微笑及誠意,有效化解了行政與立法,中央與地方,以及朝野之間的緊張對立氣氛;並以豐富的財經閱歷、實事求是的行事魄力,穩健掌舵,讓台灣安然渡過亞洲金融風暴。 更重要的是,蕭萬長以「行動第一,民意至上」的施政理念,展現細密的決策能力及行動力,真正拉近內閣與民眾的距離,讓行政院的每一項政策,更符合民眾的需要 ,也加深了民眾對蕭內閣的期待。

孩提時代

  蕭萬長是一九三九年,出生在嘉義市北社尾,小時候,家裡是做果菜批發的小生意,有兩個哥哥、兩個弟弟、兩個妹妹,蕭萬長排行老三。蕭萬長的父親蕭賢,鄉里間尊稱為「阿輝伯」,為人十分豪爽,平常向農民收購果菜時,都不會計較斤兩,作風相當「阿沙力」。嘉義市最老牌的市議員林山生就曾一再稱讚蕭萬長的父親為人寬厚,所以才累積了許多福蔭。

  蕭萬長的大嫂簡美蓉說:「公公十三歲挑野菜賣,後來做青果批發生意,賺了錢買了二甲水田,免費供貧困農民耕作,後來乾脆把田地送給耕作人;人家欠錢未還,也從不索討,持續濟貧、施捨。公公臨終一再交待子孫『做人要公道,名聲要顧好』。萬長最得公公的真傳。」

蕭萬長在談到他父親時也說:「先父對我來說,就像一面鏡子,從小就吃苦耐勞,並熱心助人。他對我說:『我覺得這樣子很好,不是為我,也不是為你,一切只求自已心安理得』。」

  接任閣揆之後,蕭萬長有一次在與民間教育團體晤談時,特別談到「若非公平的教育機會,我這個農村子弟,可能只不過是一個放牛的小孩,絕不可能成為今天的行政院長。」因此,甫上任的蕭萬長時時刻刻不忘記百年大計的教育工作,指示教科文預算應逐年增加,並延請教科背景的劉兆玄先生接任行政院副院長,全力推動教育紮根。

  蕭萬長的大哥蕭壽回憶說:「蕭萬長是兄弟中最乖巧的,小時候奉派餵豬、養雞,絕不擅離職守,兄弟們玩得忘了吃飯,蕭萬長總是當傳令兵,呼喚大家回家吃飯。」

  蕭萬長念小學的時候,與兄長協助父親的果菜批發零售生意,當時才十歲出頭的他,卻有超齡的責任心,為了幫忙家裡分擔撿菜、裝菜的工作,經常做到晚上十點或十一點多,才回到家中拿起課本苦讀。蕭萬長的國小老師吳耀輝就表示,他曾在深夜看到蕭萬長一個人站在住家附近的路燈下讀書。吳耀輝說:「四十幾年前的家庭,晚上通常很早熄燈,蕭萬長為了讀書又不干擾家人,才會選擇在免費又安靜的路燈下讀書。」在吳耀輝的印象裡,蕭萬長很守規矩,對於書法很用心學習,也練就了一手好字,在小學的時候,就曾獲得全嘉義縣書法比賽的第二名。

進入嘉義中學初中部就讀

  小學畢業後,蕭萬長同時考上嘉義商職、嘉義工職和嘉義中學。當時,蕭萬長是以第二名的高分,考上嘉商,嘉商的老師特別到家裡恭喜他,並且表示學校將提供優厚的獎學金,讓他完成三年的學業,為了減輕家中的經濟壓力,蕭萬長到嘉商註冊。

蕭萬長說:「都註冊好了,心中卻馬上懊悔起來,想到兩個哥哥因為家境不好,書讀不多,父母對我的期盼最大,如果現在讀了商職,將來讀大學的機會就不大了。」於是乎,在全家人的鼓勵之下,蕭萬長改變了主意,進入嘉義中學初中部就讀。

  回首來時路,幼時的教育及歷練,的確是改變蕭萬長命運的關鍵,也因此,一直有「吃果子拜樹頭、飲水思源」觀念的蕭萬長,在被李登輝總統告知接任閣揆的翌日,立刻返回老家進行感恩之旅,並偕同夫人朱俶賢回到母校嘉義中學感謝老師,這都反映出他這個農村子弟,對教育的深刻體會。

政大外交列為第一志願

  或許因為從小就幫忙父親經營果菜批發生意,有時候還外銷日本等地,早從青少年開始,蕭萬長就對國際事務抱持濃厚的興趣,也特別愛讀一些與國際政治、經濟有關的文史書籍,所以,當他參加大學入學考試時,毫不猶豫的把政大外交系,列為第一志願。很顯然的,他在年少的時候,就已經十分清楚知道自己的志趣,並主動掌握了自己未來要走的路。

  順利考上政大外交系,在四年的大學黃金歲月中,蕭萬長一如過去的勤奮好學,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圖書館裡渡過,大學四年的八個學期裡,竟有七個學期拿下第一名。不止如此,蕭萬長不但在大學時候就通過了普考、高考檢定考,大四時還更上層樓,通過了高等考試,並以第一名成績自班上畢業。

放棄哈佛入學資格 重返政大外交所

  經常自比是書呆子的蕭萬長在政大畢業,服完兵役後,在學業上又面臨了抉擇。只因他是個孝順的兒子,母親的一句話,就讓他放棄留美的機會。一九六二年,蕭萬長得到美國哈佛大學的入學許可,並拿到獎學金,蕭萬長的母親不願兒子遠遊,對他說:「你去了美國,我就少了一個兒子。」顧及母親的感受,蕭萬長放棄留美,選擇進入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。

  多年後,蕭萬長說:「沒有成為哈佛的學生,雖然有些遺憾,但我做這個選擇,至今沒有後悔。」

事實上,蕭萬長重返政大念外交研究所,不但是他一生當中最重要的學習階段,也在這裡認識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伴侶─朱俶賢女士。

結識 朱俶賢展開追求

  一九六三年,蕭萬長服完兵役,考上政大外交研究所,那一年,嘉義中學及嘉義女中合辦校友會,當時讀政大國貿系的朱俶賢在校友會管財務,蕭萬長想去校友會探望老朋友,在那裡一眼看上了朱俶賢,也注定了這一段姻緣。

  他在政大的室友王人傑回憶當年的情形說:「蕭萬長參加校友會回來,告訴我,他看上一個女孩挺漂亮的,我就去幫他相一相,果然不錯,鼓勵蕭萬長去追。我幫蕭萬長帶了邀請信到女生宿舍交給朱俶賢,就這樣他們開始約會。蕭萬長很內向,我和另一位室友朱建一和蕭萬長打賭,賭蕭萬長不敢約朱俶賢出來,如果真約出來,我請客。沒想到蕭萬長真的付諸行動,我也只得掏腰包請客。」王人傑雖然輸了一頓飯,卻也因此促成了一樁好姻緣。

  朱俶賢人長得甜甜的,笑得自然好看,政大的同學以前怎麼想都想不通,一個天天跑圖書館的書呆子,會把朱俶賢追到手。

  前政大國貿系系主任白瑜教授回憶說,當年他在講課時,印象中都有看到一位據稱是外交研究所的男生,每次來都是笑咪咪的,而且很有耐心的站在教室外頭,等候他班上的一位女學生。後來他才曉得,原來這位男生就是人稱「微笑老蕭」的蕭萬長,看來,蕭萬長不僅讀書勤奮,當年追老婆時,也同樣下功夫,絲毫不含糊。

  一般情侶約會,不外乎到郊外走走,看看電影,不過,蕭萬長與朱俶賢卻獨鍾在圖書館裡約會。原來,蕭萬長當時除了在研究所念書外,也同時考上了外交官特考,平時上課、上班便佔去了他大半的時間,剩下來的有限時間,全都交給了圖書館。也因此,政大圖書館與外交部的大門口,反而成為他和朱俶賢最常約會碰頭的地方。不過由此朱俶賢也深深感受到蕭萬長的努力與上進,也因為這份欣賞,朱俶賢的心中十分明瞭,這個奮發向上的男孩,就是她一輩子幸福的保證。

  蕭萬長還會放女朋友鴿子,他說:「我是個工作狂,有時候約了她在外交部門口見面,打算下班後一起去吃飯,結果自己在外交部裡加班,一忙,就把約會的事給忘了,害得她苦等,這種事常發生,俶賢很生氣。」儘管蕭萬長像一杯白開水一般,單純又不浪漫,人長得並不帥,又是工作狂,但他還是深深吸引住朱俶賢。朱俶賢說:「他忠厚、老實、上進,是個可以信任一輩子的人。」

攜手走上紅毯

一九六五年,蕭萬長與朱俶賢女士共同攜手步上了紅毯。一開始,朱俶賢還在貿易公司有短暫的工作,後來,蕭院長開始駐外外交人員的生涯,三個女兒又相繼出世,使朱俶賢早就辭去工作,專心做家庭主婦。尤其是蕭萬長有工作狂的個性,家裡的事從來不管,大小事情都是朱俶賢一人承當。

  對此,蕭萬長說:「我不是個好丈夫」,結婚卅二年,他不大記得太太的生日,也不記得結婚紀念日。不過,卅多年來,蕭萬長和朱俶賢沒吵過架,朱俶賢大聲時,老蕭就陪著笑臉;老蕭有所堅持時,朱俶賢就不說話。

  蕭萬長說,夫妻相處要互相體諒,建立一套兩人都可以接受的相處之道。比如說,他很忙,無法陪朱俶賢看電影,就給朱俶賢去看電影的自由,讓朱俶賢可以很高興的去看她想看的電影,同時,也讓朱俶賢可以隨時掌握他的行程。            

  蕭萬長有三個女兒,小女兒蕭至佑在蕭萬長四十二歲那年出生,與老二蕭如芬相差十六歲。這三位蕭萬長的掌上明珠,大女兒蕭如婷,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工商管理碩士;二女兒蕭如芬則是美國幼教碩士,這兩位女公子都已出嫁,並且已讓蕭萬長做了外祖父。

  雖然蕭萬長是第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布衣閣揆,但他過去在任何職務上,用人唯才,只問能力,不問籍貫,完全沒有省籍情結,女兒的婚事,也更無省籍考量,外省女婿因此成為乘龍快婿。

  蕭萬長在女兒心目中,是個怎樣的父親呢?蕭萬長五十歲生日時,他們給父親的卡片是這樣寫的:「我們敬愛您!爸爸,您終日忙碌奔波,也歷經千辛萬苦,為工作精疲力竭,更使您暈頭轉向!然而,在我們的心目中,您是撼搖不動的大樹、屹立巍然的高山。」

公職生涯起點 外交部亞太司

談起蕭萬長的公職生涯,要從蕭萬長的本科外交說起,他是在一九六二年,以外交人員特考第一名進入外交部,任職亞太司,由於他辦事認真執著,當外交部決定前往馬來西亞設立領事館時,領事選定張仲仁,蕭萬長為副領事。

  蕭萬長被派駐馬來西亞的時間長達六年,之後回國服務,並在一九七二年擔任外交部亞太司的科長。這一年,正好台灣退出了聯合國,國際局勢也對台灣愈來愈不利,而與日本的外交關係也正面臨決裂。這些外在的逆境,讓蕭萬長深刻體認到,未來台灣的政治外交舞台相形愈來愈窄,要經營對外關係必須另闢蹊徑唯有建立在實質的經貿基礎上,才能從日漸孤立的外交困境中重新找到出路。

調任經濟部國貿局 參予中美貿易談判

  蕭萬長亦體認到當時台灣生氣蓬勃的經貿發展潛力,勢必是將來台灣開拓對外發展空間的唯一途徑。幾經考量後,他即主動請調離開外交部,轉進到經濟部國貿局工作。這是蕭院長公職生涯中,舉足輕重的一個重要轉捩點。任職國貿局期間,是台灣對外貿易起飛的年代,無論是台灣經濟奇蹟的創造工程,抑或後來政府以經貿實力為後盾,大力推展經貿外交,這些重要的台灣經濟佈局,蕭萬長都親自參與,並在其中扮演吃重的角色。

  對蕭萬長來說,為他開啟經貿大門的關鍵人物,當屬當年的國貿局長汪彝定。汪彝定在後來出版的自傳中,曾以「仔細、周到、和平、肯做事、操守好。」來形容蕭萬長。蕭萬長回憶說:「當年汪彝定經常會交下資料、報告,要求我作分析,並在公務之暇與我討論,一方面觀察我對政策的見解,另一方面也激發我對問題不馬虎,一定要深入的分析、判斷。」

  汪彝定生前期勉蕭萬長,要做一個稱職的公務員,不必著眼在標新立異的突出表現,應該對任何事務掌握平衡判斷及推動事務的技巧,「求大多數國民之利,謀國家最大之得」。多年來,這也成為蕭萬長行事的圭臬。

蕭萬長在國貿局,一路由稽核升任副組長、組長、副局長,並在一九八二年時,出任國貿局長,那個年代,我國對美貿易順差逐年增加,美國多次要求我國進行貿易談判,要求我國開放市場,化解雙邊貿易摩擦。這段期間,蕭萬長多次出任我方首席談判代表,將其外交長才展現在經貿事務上,成績相當斐然。

   由於蕭萬長懂得掌握談判原則,加上外交生涯的歷練,美方對他的評價是「務實而明理」( Practical and Reasonable ),此外,蕭萬長心思細密、鬥志堅強,臉上一貫掛著微笑,到後來,美方常常指定要和「文森.蕭」談判,建立了蕭萬長在中美談判的重要地位。也因為蕭萬長在談判桌上的氣度,讓對手折服,當年許多在談判桌上交手過的美方代表,後來都成為他的好朋友。當時的財經圈經常流傳一句話,亦即「年年蕭萬長,事事蕭萬長」,他的名字已與貿易談判劃上等號。

  蕭萬長主導的談判,在謙恭有禮之下,掌握的是堅定的原則。例如有一年與韓國的貿易談判中,由於韓方代表對我國苦苦堅守汽車進口底限不放,不耐久候,居然脫口說出「韓國已是台灣唯一的重要盟邦,如果再不允,則不惜如何」等類似的話來,蕭萬長聞言,當場動怒,馬上要求對方道歉,否則立即中止談判會議,從這裡可以看出蕭萬長柔中帶剛的一面。

  隨著台灣貿易環境轉變,經濟政策的拿捏,不但要因應外國對打開台灣市場的強勢叩關,又要顧及台灣本土產業的生機,國貿局的角色吃重但並不討好,在這段緊張的調適期當中,一九八八年三月,行政院中美貿易小組開會通過,要重新開放美國火雞肉進口,引起農民激憤,四千多名農民擠進國貿局要與蕭萬長溝通,那一天,明知現場情緒緊繃,他還是走出國貿局面對農民,只見此起彼落的雞蛋投向蕭萬長,蕭萬長並不迴避,任憑雞蛋打在西裝上,臉上自始至終掛著笑容,默默承受農民宣洩的氣憤之情。蕭萬長心裡很清楚,只有讓農民宣洩怨氣,雙方才能理性面對問題,這場蛋洗事件,多年來令外界始終印象深刻,也為蕭萬長贏得「微笑老蕭」的稱號。

  回想那段國家處境艱困的日子,蕭萬長有些激動地說:「在與美國斷交後的那段時間,我一直在華盛頓、台北兩地穿梭。面對這樣的鉅變,第一個要面對的同胞,是我國與美國之間的經貿關係必須重新規劃、調整。那時候,我的意念就是國家的利益大於一切,無論個人怎麼犧牲都沒關係,但一定要實質的爭取到國家的利益。後來,當中美雙方正式宣布斷交,我們在華盛頓談判,那時,為了國家處境,談判人員暗自垂淚,談完了,回到旅館整理資料,想一想又忍不住掉下淚來。好在我們很有信心,把該談、該爭取的,都談出來了,後來的事實證明當年談判的重要性,那一年我國對美貿易不過卅多億美元,現在已三、四百億美元,才不過十多年,貿易成長超過十倍,如果不是當年的爭取,譬如最惠國待遇等等,真不知道我們現在的經濟會是什麼樣子!」

出任經濟部長 以誠意化解反五輕怒火

一九八八年七月,蕭萬長出任經濟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,全心投入地方重大建設的規劃,一九八九年十二月調任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工作會主任,為第八任總統、副總統的輔選工作盡心盡力;以溝通、協調見長的談判高手蕭萬長,是在一九九○年六月出掌經濟部,成為台灣第一位本省籍的經濟部長。這位在嘉義農村長大的庄腳囝仔,在就任部長半年內,就發揮了溝通長才,使得因為環保抗爭而延宕五年的中油五輕、以及停擺十年之久的彰濱工業區恢復動工。尤其是蕭萬長不只折衝協調,也冷靜思考國內經濟政策走向,例如制定「加速提振製造業投資意願方案」,銜接在年底就要實施期滿的獎勵投資條例,鼓勵企業在台投資,就一點一滴地刺激了企業的投資意願,是相當具有指標作用的作為。

  他從前任部長陳履安手上接下部長印信時,正是高雄後勁居民反五輕怒火最猛烈的時候,也因此,蕭萬長甫一上任,即主動表示要南下夜宿高雄後勁地區,讓自己親身體會當地人與中油煉油廠毗鄰而居的感受,同時拜訪後勁街坊,多傾聽、了解民眾的想法。

  一九九○年七月,當時的蕭部長首次造訪後勁,並到鳳屏宮膜拜,過去從來都看不到部長影子的後勁人,看到眼前這位穿著「西米羅」,專程到鳳屏宮上香的年輕部長,心中有些激動。在一百多個日子裡,他總共到後勁地區八次,其中還有三次跑到鳳屏宮跪拜,每次看到鳳屏宮外樹下乘涼的地方父老,他也總會親切地招呼一句「阿伯仔,您好,委屈了。」

  蕭萬長的努力,有效地化解了五輕動工的阻力,當他被問到如何辦到時,蕭萬長只以「誠意」兩字來回答,他說:「我沒有秘訣,只有誠意。誠意就是真心真意去了解對方,替對方想,最後才能讓對方信服,也只有誠意才能化解對立。」包括後來推動彰濱工業區復工,也是蕭萬長展現誠意才得以推動。

「四、五、六」政績斐然

  在經濟部長任內的施政成績,「四、五、六」最被外界津津樂道,除了五輕外,推動核四電廠預算解凍、說服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放棄大陸海滄計畫,回台興建六輕,都是蕭萬長的具體績效。

  台塑六輕的投資金額高達新台幣上千億元,是當時台灣民間最大規模的投資案,對帶動民間投資,提振景氣深具指標作用,為了留住六輕,蕭萬長大幅鬆綁一些不合時宜的法令,並延長獎勵投資條例的租稅優惠,開放民間經營煉油事業,志在政策之先。

  多年後,蕭萬長每次搭飛機回他的家鄉嘉義,當飛抵雲林上空時,總是從機艙的窗戶,遠眺六輕工地,看到以前飛沙蔽日的海岸,土地一天天地擴大,心中感觸良多,至今,他還鼓勵縣市長到六輕參觀,看看現代版的「滄海桑田」。

  蕭萬長在經濟部任內也推出「加速製造業投資及升級方案」,來刺激長期性的經濟發展。此項方案中的租稅金融、工業用地合理化、新興工業投資計劃及傳統產業升級等重要措施,相當前瞻地帶動國內產業進行結構性調整,也為科技島奠定雄厚的基礎。

經貿外交-兩度代表李總統參加APEC高峰會議

  除了國內經濟的紮根工作外,蕭萬長也致力拓展我國的外交空間,把經貿外交的特色發揮的淋漓盡致。在經濟部長任內,一九九一年十一月,我國成為亞太經濟合作會議(APEC)正式會員,一九九三年,蕭萬長時任經濟建設委員會主委代表李總統赴美國西雅圖,參加首屆APEC高峰會;一九九四年,又代表李總統赴印尼雅加達參加APEC高峰會,在國際社會中,幾乎無人不曉這位始終面帶微笑,來自台灣的「文森.蕭」,蕭萬長可以說是這二十多年來,在國際舞台爭取台灣經貿利益的代言人。

  您可能不知道,蕭萬長除了大力推動經濟建設外,同樣也是環保工作的實踐者,他在一九九○年經建會副主委內,便曾對台灣的樹木出過大力。原來當時的林務局是台灣省府之下的三級事業單位,雖名為局,但業務經費的來源必須靠出售林木,林務局曾經爭取將單位改為真正的行政機關,預算由中央編列,但未受到支持。擔任經建會副主委的蕭萬長,正好負責各機關改制的審查工作,他立即動念,要救一救台灣的樹木。為此,一九八九年初,他積極敦促省林務局重提改制案,並予以大力支持,之後,林務局再也不需要靠砍樹來維持機關的生存,而此一轉變,為本島留下更多的綠意,也讓我們在生態保育方面對得起後代子孫。